第一章 大难不死

“嗯,这是哪里?……是阴曹地府吗?……没想到传说中的阴曹地府竟然真的存在,人死之后也真的会有鬼魂留下来!……如果将这个发现通报给现代科学界,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轰动了!……不过,现在是无神论的时代,如果没办法让一个人亲眼目睹鬼魂的存在,恐怕不论我描述得多么真实,都没人会相信我的话吧!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趴在一处岩石地面上的叶秋离突然动了一下,好像终于恢复了知觉一般,微微睁开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随即又立刻闭了起来,也没有起身,就那么趴在地上,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小声地嘀咕着什么。显然,他的精神还没有恢复到常人应该有的正常状态,依然有点懵懵懂懂。

确实,不久前经历的那惊险一幕,留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,深刻到直至现在仍然历历在目,感同身受。那种从数百米高空失足跌下百丈峡谷的强烈坠luo感,那种完全无所依托的剧烈失重感,已经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记忆深处,一辈子都没法忘怀。

在那一瞬间,他非常直观地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,那种迅速步向毁灭的恐惧与焦灼,疯狂地啃噬着他的心神,让他的心理直接走向崩溃,整个人的脑海中都是一片空白。即使现在心神开始回归,重新恢复知觉,他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空荡荡的,除了坠入峡谷时产生的那股强烈的失重感外,再没有任何其他的感觉。

虽然他已经竭尽全力地去回忆以前的事情,可惜依然一无所获,在他的感觉中,直觉有很多年生活经历没有留下丝毫痕迹,无论他怎么搜索,都没有半点明确的迹象,就仿佛一桶水毫无征兆地突然之间完全被排空了一般,整个人都充斥着一股难言的虚无感。

“果然,传说都是真的,人死了之后,即使灵魂不死,变成了鬼,也会失去生前的绝大部分记忆,只留下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小部分,即便依旧存活于世,却也再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!”发现自己无论怎样都回忆不起之前的经历后,叶秋离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眼前的现实——他已经死了!是的,他自以为自己已经死了!

死亡,多么神秘与遥远的一个字眼!沦落到如今这种地步,无论对于人间的生活有多么的留恋与不舍,有多少的希翼与展望,他都不得不就此斩断,彻底与之绝别开来。尘世间那纠缠不休的爱恨情仇,从此与他再也没什么关系,他的心中除了满腔的遗憾之外,再也感觉不到其他的多余情绪。

脱开了纷纷扰扰的红尘纠缠,叶秋离忽然之间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变得轻灵通透了许多,就仿佛传说中的顿悟一般,瞬息之间就好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用脱胎换骨这个词来形容的话,绝对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全新的精神境界之下,他的感官无限敏锐,思维无限辽阔,许多他以前没有在意,或者根本没法在意的事情,全都在他的心灵中清晰地显现了出来,直让他感觉到过去的生命中实在错过了太多有意义的东西。

“既然人死后能够变成鬼魂,那么传说中的阴曹地府、判官阎王也应该存在吧。……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发落我这个冤魂呢?”在内心之中认定自己确实已经死亡后,叶秋离不禁揣测起自己将要面对的情况。之前从来没有想过的身后之事,竟然就这样突兀地横亘在了他的面前,让他再也无法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。

“不过,传说中枉死的人好像都要被投入枉死城,永世不得超生的。我这莫名其妙地一脚踩空,摔下悬崖跌死也算是枉死吧!……唉,明明就是一片十分正常的山林,谁又能想到,走上去后会突然变成要人性命的悬崖呢?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安全转世,如果地府真的将我投入枉死城,我绝对不与他们善罢甘休,即使拼得魂飞魄散,也要闹出一个天翻地覆!反正我现在已经是孤魂野鬼一条,结果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!”

想起传说中有关地府的种种情况,叶秋离不禁又想到了专为枉死之人准备的监狱——枉死城,心头不由泛起一阵恶寒,当即就暗暗决定,即使拼着再死一次,也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那样的后果,实在太让人无法接受了!对于接受了几十年现代思想的叶秋离来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