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月黑风高夜

夜空中的雷电,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。

当一声似乎要把天地都裂开的闪电划破天际,照亮了整个金陵城后,瓢泼般的大雨,终于倾盆而下。

“妈的,怎么下雨了?”

马天雄站在正厅门前,看着从屋檐下流淌,连成了幕帘的玉珠。

“月黑风高夜,杀人好时节。”

马天命坐在居中的太师椅上,怀抱鸿鸣刀盒,闭目沉吟:“太大的雨势,会不利于刀剑等冰刃的发挥,阻断刀剑气的贯穿。”

“大雨也同样会冲刷敌人身上的气息,还有留在地上的脚步痕迹。”

“如果对方只奔着灭杀我马家全门而来,不与我正面交战,胜算,怕是会降低很多。”

至强者之间的战斗,胜负往往不出半招。

一名真正的顶级强者,在出招之前,还把身边所有的环境因素都计算在内。

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,让马天命心有微沉,气势却是丝毫不减。

“不正面战,只是为了杀人?”

当这个念头浮现在马天雄心头时,他顿时觉得后背一股凉气狂冒,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一名至强级的大宗师,在暴雨连天的夜晚,诛杀马家全族上千口人的性命……

这个画面,已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。

“妈的,早知道当初就下狠心,直接把陆凡这个孽畜处死!”

“否则,这段时间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,我马家也不会乱成这样,还让一个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人,逼到如此绝境!”

盛怒之下,马天雄心头对陆凡的怨恨,再度疯狂涌起。

他觉得,如果不是陆凡这段时间一直在给马家找麻烦,让马家各方面都自顾不暇,天底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威胁要灭马家全族?

就算是有,他也可以全身心地将精力投入在应对大敌身上,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只能坐在这个屋子里,坐以待毙!

“这次如果能干掉那个家伙,我发誓,一定要把陆凡,不对,还有他身边的那个女人,以及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,全部碎尸万段!一个活口也不留!”

马天雄暗发毒誓,正要转身关门。

“砰!”

房门忽然被一道蛮力冲开,紧接着就见一道湿漉漉的人影,猛然冲了进来!

“嗡!”

马天命盒子的长刀,发出嗜血的嗡鸣。

然而当马天雄看清楚来人是谁之后,顿时脸色一变:“马九,怎么是你?”

可是当他在灯光下,再看清楚来人身上湿漉漉的液体,不是雨水,而是血水后,更是脸色剧变,猛然朝屋子里退了过去,同时低声道:“怎么回事,人已经来了吗?”

“家,家主……”

那名叫马九的,身上,头发,脸上,全都是血!

他趴在地上,冲马天雄伸出一只手,挣扎着喊道:“纸,纸,纸……”

“纸什么?”

马天雄惊慌问道:“你是要纸吗?”

“人,人……”

“砰!”

话还没有说完,马九直接倒在了地上,气断当场!

“死了?”

马天雄弯下腰,伸手探了探马九的鼻息,然后抬起头道:“大哥,怎么办?”

马九虽然不是什么高手,但也只是半步宗师巅峰,而且今晚就镇守在大门口。

连他都这个样子跑回来了,那其他守在门口的人,下场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“来了。”

马天命猛然睁眼,他双手一推!手中刀盒骤然疾飞了出去,一道人影此刻也正出现在正厅门前……“噗!”仿佛是窗户纸被捅破的声音,没有预想中的血花四溅,碎肉横飞,有的只是一团爆散的蝴蝶,被暴雨冲刷,落在地上打湿破碎。

“是,纸片?”

马天雄怔怔地看着那些黑蝴蝶,整个人呆立当场。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  玄门!

然而不给他太多的反应时间,又一道人影闪现在暴雨中,猛然冲进正厅,朝着他扑杀而来。

马天雄本能地抬臂震推……他本以为自己会在这一击之下,不死也半残,最起码要丢掉一条胳膊。

然而让他觉得意外的是,他这一推出去,就好像是用手指扎穿了一层薄薄的纸片,他的右手正拍在黑影的胸口,就听见“噗嗤”一声,黑影胸膛,直接被拍出一个窟窿,可是黑影冲势却丝毫不减,硬生生顶着马天雄穿膛而过的手臂,眨眼间,便来在了他的面前。

“小心!”

马天命眸子中,闪过一抹吃惊。

他在吃惊此人恐怖的痛苦承受力的同时,更是对他在被击穿胸口,还能气势和动作丝毫不减地扑杀向马天雄的举动,而感到一抹深深的疑惑。

不过,话音未落,他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太师椅上,下一秒,便出现在马天雄面前,猛然抬手一抓,在震惊的神色中,直接扯掉了黑影的脑袋,可是那把高举在半空中的长刀,已然落下,劈在了马天雄的胸口!

“噗嗤!”

布料和血肉撕裂的声音,同时在正厅里响起。

“啊!!!”

马天雄一声惨叫,猛地一抬脚,便是踹在了黑影身上。

“噗!”

可是下一秒,令他和马天命都感到震惊的是,马天雄这一脚,并没有把已经断了脑袋的黑影踢走,反而是直接陷入到了黑影的小腹里,那种捅破窗户纸的感觉,再度在马天雄的心头升起。

“居然是纸人!”

马天命一声怒吼,双手猛然探出直接抓住了黑影的两个肩头,然后猛地朝两边一拉!

“撕拉!”

纸片纷飞。

看着飘飘洒洒,散落在半空中的纸片,马天命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  玄门!

“纸人?马九说的,居然是纸人?”

他大脑一时间转不过弯来,甚至连胸口的伤痛都忘却,只是呆呆地看着散落在脚下的那些纸片,整个人茫然无比。

“操控纸人行凶,对方不是大宗师,而是一名玄门中人!”

马天命脸色难堪到了极点。

对于武者,哪怕是至强级武者,一生中最害怕三种对手。

湘西赶尸人,东南亚降头师,还有一个,也是被他们誉为最难对付的敌人,就是玄门!

相对于尸王的坚硬不催,降头师的诡异阴毒,玄门中人无数变化千万,却又威力惊人的手段,才是他们最为忌惮的角色。

马天命曾经亲眼看到一名宗师级的玄门玄师,仅是靠捏碎一块黄色符咒,就轻松镇压一名体内凝聚出了十道真气的古武大宗师。

他永远也忘不了当时的场景,一拳破开大宗师的胸口,取出他心脏的时候,心脏甚至还在鲜活的跳动……

从此以后,他就立誓再也不会去招惹玄门中人,可是千算万算,他做梦也想不到,今晚他要对付的,这个要血洗马家的敌人,竟然是名玄师!

马天命怕了。

这是他凝聚武道之心,将鸿鸣刀法炼至大成之后,第一次感到害怕。

而此时,听到马天雄的惨叫,一直躲在偏房的马莹凤等人,也急忙跑了出来,查探情况。

“都回去。”

马天命深吸了口气,目光如闪电般扫向门外。

大雨磅礴!

一道道宛如银蛇般的闪电,撕裂了天空,照亮整座金陵城。

而就在这漆黑的庭院,被闪电照亮的一刹那,密密麻麻的黑色人影,正静默地站在原地里,就像是一群祭奠亡者才用的纸人……沉寂,而充满了死气。

“是纸人,这些人都不是活人,全都是纸人!”

马天雄面色惨白,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,上百名跟活人一样的纸人,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府宅里。

他甚至有理由相信,那些他布置在府宅内外的守卫,此刻都已经身遭不测,整个马家,或许都已经失守了。

至于马莹凤,马文耀这些人,脸色更是比鬼都难看。

他们就算心思歹毒了一点,可是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?

马莹凤在陆家见多识广,或许还能保持镇定。

至于那马文耀,两条腿哆嗦了片刻,裤裆一湿,一股尿骚味,瞬间在整个正厅里,弥漫开来。

“你们都待在屋子里不要出去。”

“这些都是玄师用来探路的手段。”

“吩咐下去,让府宅所有人出动,寻找府宅内外所有形迹可疑之人,一有发现,直接向我汇报,不要擅自出手。”

马天命神情异常冷静,在搞清楚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后,他开始恢复强者姿态,冷静死思考如何杀敌制胜。

鸿鸣刀,静静地躺在古朴花纹雕刻的刀盒里。

他随手抽出挂在墙上的一把普通长刀,刀刃锋利,且刀身上刻画着下山虎图腾。这把刀是马天雄上个月在一场拍卖会上斥巨资拍得,出自于制刀巅峰的唐朝,平日里挂在正厅辟邪,今天,马天命就要用它,来扫荡来犯之地,以正马家视听!

仿佛是受到了至强者的感应,朴实无华的唐刀,在马天命的手上,发起了颤鸣之音。

一株草可斩星辰日月!

马天命虽然还没有到宋剑秋这般人剑合一的境界,却已然摸到了此境门槛。

唐刀在电闪雷鸣之中,爆闪出一抹精光,随着主人,扑杀进了暴雨夜。

就在此时。

在马家府宅后院。

一道身影在悄无声息中,越过大院围墙,静静地落在了黑暗中。

在这里,埋伏着近百名马家龙虎堂弟子。

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  等!

他们刚才接到命令,派遣出去,四处寻找陌生人影的痕迹。

玄门道人最擅长的杀人手法,就是将自己隐藏在暗处,施展出玄门奥妙秘法,即便至始至终都不抛头露面,也能做到,杀人于无形。

只不过,这会受到距离的限制。

一名玄师想要控制这么多纸人在马家府邸大开杀戒,那么他的藏身之地,绝不会离得太远。

也不可能在府邸之中。

既然这些人无法阻挡纸人的入侵,那倒不如全都派出去,挖地三尺寻找玄师下落。

只要能锁定他们的藏身位置,马天命有自信,三刀之内,将其从眉心处劈成两半,曝尸在雨夜之中。

陆凡来在后院,看着零零散散几名负责警戒的人影,没有出手,而是贴着墙角阴影,瞬间消失在原地,朝着府宅深处一路潜行。

按照马子聪的说法,整个马家府邸最为戒备森严的地方,就在从后院进去,隔着不到两个庭院的本草园。

那里是整个马家府邸的禁地。

从第二个宅院开始,全天二十四小时,都有龙虎堂的执法弟子巡逻看守。

即便是马家弟子,也不能靠近。

包括马文耀这样的内务大管家,也不例外。

当陆凡出现在对面角楼阴影处时,一阵闪电撕开雨夜,照亮了眼前的德善园。

密密麻麻的巡逻人影,瞬间涌入视线。

“两名伪宗师,一名古武大宗师,还有十多名半步宗师巅峰,半步宗师者,更是足足上百人……”

陆凡一眼扫过,暗自心惊。

即便是今晚这种特殊时刻,马家对百草园的守备非但没有丝毫减弱,反而还加强了不少。

这几乎是马家能拿得出手的最强巅峰战力,而马天命距离此处也不是太远,以他至强者的实力,不管任何人闯入此地,有着三名宗师的拖延,足够他闻讯赶到,击杀来犯之敌。

陆凡没有轻举妄动,他悄悄地影藏住气息,他在等。

“轰!”

一道比闪电还要刺眼的刀光,划破漆黑的庭院。

当最后一批黑人被斩腰劈碎后,马天命单手持刀,身影孤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