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第一章

今日是一场婚礼,室内型,纱幔飘飘,随处可见粉色玫瑰。

大厅宾客满座,皆在等待新郎新娘的出现。

而另一端的化妆间内,众人忙成一团,纷纷为出场做最后准备。

“关兮,关兮?你在想什么,问你呢,好不好看啊?”化妆镜前,一个身着婚纱的女人回过头。

关兮回过神,看向了面前的镜子,她脑子有些乱,缓了一下才道:“好看,我挑的,能不好看吗。”

“是吧。”陷入结婚喜悦的女人摸了摸脖子上价值不菲的项链,“还好那天带你一块去了,你眼光就是好。”

关兮嘴角轻弯:“那必须的。”

“新娘子准备好了没,可以走了。”化妆间的门打开,工作人员推门进来。

“好,知道了。”

化妆间的人陆陆续续出发,关兮退到了一旁,看着众人把新娘钟灵帆扶出去。钟灵帆是她幼时便认识的好友,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,她是她六个伴娘其中之一。

“走了,发什么呆。”另一个好友兼伴娘朗宁漪拉了拉她的手。

关兮点了下头。

朗宁漪挽着她的手一块外去,趁没人注意,凑近她低声道:“灵帆还不知道你的事吧?”

关兮眼神微变:“我就告诉了你一个人,你可千万别给我说漏嘴了。”

“放心,这么大的事我怎么可能随便说。”朗宁漪担忧道,“不过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你爸妈决定把那个流落在外的女儿接回来了?”

关兮脚步微微一顿,绷着的脸有一丝松动:“还没,我爸说让我缓一缓。”

“缓一缓,你不是都缓一个月了吗……这事谁能缓过来。”

关兮眸光微垂:“婚礼后再说。”

“那到时候我去找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两人走到伴娘桌坐下了,朗宁漪悄悄打量了关兮。

其实这事她还是昨天才知道的,昨天知道后她就失眠了。换位思考,要是哪一天有人告诉她她是孤儿院抱回来的,而她爸妈有亲女儿,她非得崩溃不可。

然而惨遇这种八点档剧情的关家公主本人,竟然还能面色如常地来参加好友的婚礼。

果然还是关兮啊……

朗宁漪又忍不住看了她一眼,不得不说,她和关兮好友这么多年,还是会被这女人吸引视线。

她们这桌伴娘穿得都是同色系的伴娘服,可关兮却能轻易出挑。她的眉眼太精致,皮肤吹弹可破、毫无瑕疵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她就只是这么坐着罢了,旁桌其他客人便时不时把视线挪到她身上。

她看起来依旧是高空中闪闪发光的金凤凰啊……

婚礼进行的很顺利,行程都走完后,便是很俗套的新郎新娘敬酒的过程,这会,伴娘们需要跟随着两位新人。

新人一桌一桌敬过酒后,来到了新郎金开诚的朋友这一桌。

“金开诚的朋友很帅啊,那男的看到没,好看!”

“是诶!”

“是就上啊,你不是灵帆表妹吗,让你姐夫给介绍一下。”

“嘻嘻,等会去打探打探。嗳,他的酒我包了啊,别跟我抢。”

……

亲戚朋友都会敬酒,但新郎新娘酒量有限,而且这日子喝醉不好,所以基本会由伴郎伴娘分摊。关兮听到边上两个伴娘小声嘀咕后,顺着她们的视线看向了桌对面她们正讨论这的那个男人。

那男人穿着偏休闲的西装,静静地坐在位子上,八风不动。他戴了副眼镜,银细框架着,舞台处冷色调的蓝光时不时滑过,镜片有规律地掠闪光芒。

长得很好看,清俊,还带着丝冷感。

关兮看了眼他面前的餐具,碗筷完全没动过,杯子里的红酒平平稳稳,也是没喝过的痕迹。

她刚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,所以他一定是刚到,且是踩点的那种。这人从来如此,对时间的控制严苛到似乎早一分钟就能把自己气死。

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打量,那男人的目光看了过来。

视线在空气中撞上,关兮轻飘飘地转开了眼神。而对面那人的视线则在她穿的礼服裙上停了好一会,这才挪开。

没啥互动,就跟不认识似得。

与此同时,新郎新娘开始跟这桌的人喝酒了。

关兮都还来不及说什么,就已经看着方才边上讨论激烈的那个伴娘跑到桌对面,走到了那男人身边接酒。

那男人看到有人过来,礼貌地起了身。他起身时自然地扣上了腰腹位置的纽扣,朝伴娘微微点头示意。

关兮离得远,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只能看到那个小姑娘仰面跟他说话,周遭声音繁杂,他配合着她的身高微微侧头,认真听着。

他身上自带一股自得沉稳的劲,看得那姑娘脸部疯狂充血。

好像是挺粉红的一个画面。

但关兮看着那男人彬彬有礼的样子,有点想翻白眼。

“这伴娘是灵帆的表妹吧?”朗宁漪看了眼对面。

关兮:“好像是。”

“灵帆说她表妹是因为她结婚特地来的帝都,平时不住这的。难怪啊……不知道自己正搭讪的男人名草有主。”

“草不说,别人

本章未完,点击“下一页”继续阅读